圖片來源:臺灣戲曲中心

今天去臺灣戲曲中心看《雅正之樂─日本雅樂的音樂風情I》,是我第一次聽現場的雅樂!好興奮喔! 😍

在網上看到有這個訊息的時候,馬上手刀買了票!因為以前在「傳音鑑賞」課的時候欣賞過日本雅樂,當時很喜歡篳篥的聲音耶!後來在學習「亞洲音樂」這堂課的時候,有機會在期末寫能樂報告,也是因為非常喜歡龍笛的聲音呢~(對啦!我什麼都喜翻 😚)這兩種樂器的聲音都很怪,不是一般人會喜歡的,日本音樂總是帶一種詭譎色彩,但這種怪怪的樂器反而很對我的味!

這場表演主要是由日本公益社團法人北之台雅樂會來台演出,另外安排了一位台灣導聆在表演先後穿插解說,算是一種台日音樂文化交流,我覺得挺棒的!聽到很多很美的東西呢~以前比較沒有機會真正研讀日本雅樂,我知道日本音樂有很多很特別的詞彙,剛好這場表演有賣 20 元的手冊,介紹地很詳細,就決定在這裡簡單記錄一下!

「雅樂」是日本的古典藝術,有一千多年歷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日本雅樂大約在西元十世紀確立了大致的型態,分為三類:國風歌舞(以日本歌謠為主,與神道及皇室有關)、大陸系樂舞(唐朝、天竺、林邑地區的唐樂與渤海系、朝鮮半島的高麗樂為主的樂舞)、謠物(將日本傳統的民歌或漢詩配上大陸傳來的樂器,新作的樂曲)。

先來貼一下表演的曲目:

  • 雅樂介紹
  • 管絃《双調音取》(Sôjô no Netori)
  • 管絃《柳花苑》(Ryûkaen)
  • 管絃《陵王》(Ryô-ô)
  • 舞樂《甘州》(Kanshû)
  • 舞樂《陵王》(Ryô-ô)

雅樂若只有樂器演奏稱作「管絃」,加上舞蹈表演的則稱「舞樂」,所以節目上半場主要是音樂表演;下半場則是舞蹈表演,兩種表演的排場方式不太相同(看最下方的影片就比較能了解)。

「管絃」的今天演出看起來是 14 人,分別是:
– 前排是三種打擊樂器 – 鞨鼓 [1]、樂太鼓 [1]、鉦鼓 [1]
– 中排是兩種絃樂器 – 樂琵琶 [1]、樂箏 [1]
– 後排是三種管樂器 – 笙 [3]、篳篥 [3]、龍笛 [3]
(正式編制有 16 名演奏員,絃樂器會再各多一位)

鞨鼓擔任指揮角色,因為雅樂中沒有指揮,所以是由它決定開始、結束以及歌曲的速度。

樂太鼓又稱釣太鼓,就是佇立在舞台中央,很大又很有特色的樂器,以兩隻鼓槌敲擊單面,左手輕擊叫「zoun」,右手重敲叫「do」。

鉦鼓是雅樂中唯一的金屬樂器,手持兩支鼓棒,分成只敲單面和連續雙面的敲擊方式。

樂琵琶源起於伊朗(沒記錯的話就是烏德琴),傳入中國後就是在國樂中常見的琵琶,傳入歐洲則變為魯特琴,再演變成現在的吉他,不過這種琵琶跟其他琵琶不一樣,在雅樂中主要是擔任節奏樂器。

樂箏由中國唐代傳入日本演變,樂箏有 13 條絃,與樂琵琶一樣是節奏樂器。

是由一個被稱作頭的椀狀部分,插入 17 跟竹管,其前端裝有簧片,發聲原理跟風琴相同,主要用來和音,因此演奏中不會中斷,聲音緊緊包覆其他樂器,將樂曲的深意呈現出來。

篳篥也是源自西亞,短竹管中插入蘆葦莖做成的雙簧片,類似西洋的雙簧管,用來演奏主旋律。

龍笛也稱作橫笛,擁有較寬廣的音域,用來裝飾主旋律。

笙的音色被形容是『天上穿透的光』;篳篥的樂音則呈現地上生活的人類;龍笛象徵龍吟的聲音,則代表天地之間的空間,由此三者融合而構成宇宙……

聽到導聆說了一段話我整個醒了個什麼!!非常喜歡呢!😊 這跟古琴天地人的概念雷同啊~看來每個傳統樂器的深度概念都是一個大宇宙,實在是非常宏觀的視野!因為樂理我實在沒辦法說得很精準,我就講講心得感受和重點紀錄吧!

一開始表演的《双調音取》是雅樂用來調音的段落,編成了一首小曲,因此也有邊調音、邊渲染氣氛的功效,這件事的源頭真的是頗可愛的!而雅樂曲目描繪也都有一種神秘的仙境感~

像是《柳花苑》據傳是神仙在陶淵明家的柳園,摘下柳花吟詩之際所演奏的曲目;《甘州》是唐玄宗偕太后行幸青城山,忽見風掠而過女官衣袂飄揚,宛如仙女翩然起舞便作此曲,則描述了仙人起舞,進入尾聲還會由其中一名舞者負責詮釋播種人…… 難怪聽起來有種飄飄然的港覺~☺️ 不過仙人播種…這段讓我覺得好有畫面喔!也許雅樂的舞蹈這麼緩而慢,就像是在描述仙界的狀態呢!

《陵王》就是我們熟知的蘭陵王戴面具入陣殺敵的故事,才明白原來在電視劇看到入陣舞戴的面具都很日本詭譎感!😳 在下半場的樂舞中,也特別提到《陵王》跟泰緬一帶的面具極為相似,旋律也極具南方色彩,有可能是中南半島傳入日本的,為林邑(現今越南)的僧侶佛哲於 736 年傳入日本的林邑八樂之一…… 雖然我不了解林邑八樂,不過我個人認為《陵王》的旋律性比《柳花苑》還要明確、強烈一些,也比較有感,能抓到旋律的狀態,所以我自己比較喜歡陵王的音樂性!

雅樂,這種有特定音階的古樂,不是一般民眾能夠接受並喜歡的音樂,尤其是那麼日本風味的七聲音階,總是覺得有點毛毛、詭異詭異的,而且還很多人都睡著 😂(我以前好像也是都這樣呼呼大睡啦哈哈哈),以前上能樂的賞析,印象中他們很能接受民眾睡著,睡得著這樣還算是不錯的表演啦!所以沒關係 der 😆 不過我這次聽現場給我的感覺,反而很宗教式的仙境… 整體的服飾配置都是橘色和綠色的,加上背景的日本花紋裝飾和金色反光的舞衣… 我好像看見我在彈《鹿鳴操》的畫面了!😳 也有可能我聯想到我去雲南看的藏民表演吧~世界上有神秘和真正詭譎色彩的…一向都不是人類… 前人類也不是我們以為的人類吧哈哈哈

在聽表演過程中,我有盡量仔細聽每個樂器的聲音… 像是作為指揮的鞨鼓,聲音小巧清亮,很清脆也很可愛呢!樂太鼓則是最強烈的鼓聲,跟一般大鼓很像…久久才打一次…😆但音色我喜歡~鉦鼓聽起來都是跟樂太鼓一起擊奏,會讓整體聲音帶有一種特殊的層次感;兩個絃樂器的配置,反倒像是加入零碎的聲響、細碎的樂音;當然身為整體主旋律的引導,篳篥的聲響非常大,是讓人無法忽略的樂器!龍笛作為一種裝飾,延續了主旋律的尾聲;笙則是一直在背後持續著,這就滿類似印度音樂中「持續音」的概念,聽到最後都還會有那個延伸的聲音在腦袋中盤旋… 就好像在唱脈輪音一樣直逼天境啊~差點就要靈魂出竅了呢 😌 總之聽了一場有趣的音樂會,也學到滿多東西的~😊

最後,就來賞析一下網路上的雅樂吧!

双調 柳花苑



舞楽”陵王” Bugaku “Ryo-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