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也有一些神秘的故事吧⋯ 畢竟出生在一個傳統思維強烈、宗教意識濃厚的家庭,在我身上也曾發生很多奇幻的事情⋯ 今天不知為何想寫下這篇,我姑且把這篇當作微自傳吧⋯

我知道很多人不會相信他們沒經歷過的事情,因此要確信一段經歷的真實,往往難以接受⋯ 沒經歷的故事不代表就不會發生、也不代表就不是真的,既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宇宙,何不妨把別人的宇宙當成一本故事書來看呢~

我們不敢相信的事情,我們會稱作「故事」

我很喜歡聽故事,因為故事總是很鼓勵人,讓我知道了「原來還有這種人」、「原來世界上也有跟我一樣想法的人」⋯⋯ 至少這樣,我便覺得這個世界不孤單,所有人的故事我都在聽,不管其中是否加油添醋或是難以理解的情節,我也都願意相信,畢竟這個世界很大、又非常神奇⋯ 那我就來講講我的「故事」吧!

我還是鼓起勇氣寫了這篇,不過還是有考量部分隱私問題,話還是說一半就好,想聽詳細故事,還是請找本人口頭敘述。

從我的出生開始就是一個難以理解的過程⋯ 這些部分我也只能聽我的母親口述。

在我的家鄉,我們與宗族之間的關係很緊密,尤其是傳統觀念的思維和習俗禮節,在上一輩的年代,他們被要求一定要生育男嬰,一開始我以為只是純粹的重男輕女的守舊觀念,因為觀念守久了,都不知道源頭是為了什麼⋯ 我也是長大後才明白箇中原因,但老舊觀念不是不好,他們也未必是「被迫」,而是深根蒂固的觀念從出生就帶著的時候,沒辦法用自己的觀念打破自己的觀念,就如同意識不能了解什麼是意識⋯ 總而言之,在我的前面有兩個姊姊了,我在母親懷中時,已經是一個備感壓力的期待,後來在照過超音波後得知是女生,因此找上家族神明,請求轉換成男生,結果因為神明說孩子太大已經成形無法轉換,加上當時沒有其他男嬰靈魂要投胎,無奈之下,家人們還是靜靜等候我這個女嬰出生⋯

後來,我在母親懷中漸漸長大,有一天媽媽的妹妹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不小心拍了孕婦母親的肩膀,以致於母親的肚子非常疼痛,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母親,孩子已沒有心跳,請母親回去告訴家人並明天到醫院拿掉死胎,母親很傷心地回家告訴了奶奶實情,奶奶就說這件事情不用擔心,只要告訴家族神明都有辦法解決,於是再次找上神明,神明突然問了母親:「你想要這個孩子嗎?」⋯ 因為這胎是女生,好像此時此刻是一個非常重大、攸關我生死存亡之際,母親口述這段時,告訴我,雖然已知道是女孩,但還是不忍心就送走一個孩子,於是向神明回答「要!」,相信神明會這麼問肯定是給母親一個考驗,也算是給我一個機會吧?神明就交代母親,回去喝祂派的符水後,隔天再去找同一個醫生確診,結果,隔天到醫院給同一位醫生檢查,他也非常驚訝,怎麼能死而復生了呢?誰又會相信是神明的恩賜呢?

最後我總算是降生了!出生前就命運多舛,我看來也是個辛苦的靈魂啊!嚴格算起來,我在媽媽的懷裡死過一次了,又或是我可能不是原本要投胎的靈魂,而是換了一個新的靈魂呢⋯ 我也不知道⋯

因為命盤帶財,加上老一輩的說法「生女兒會賺錢」,而且生三個以上會更賺,確實出生後,我的父母開的店賺了不少錢,買了房子,且在一兩年內就還完所有貸款,這一點是非常準確,不過另一件趣事是,店裡原本有一個燕巢,上面原本住了一個家庭,一對夫妻和一堆小燕子,從前牠們常在店裡的這塊風水寶地活動,偶爾還會帶朋友來拜訪,是個很可愛的家庭,但自從我出生之後,燕子就搬走了,只留下一個歷史痕跡的燕巢,它現在仍高掛在正門口上方⋯ 雖然不知道代表什麼意思,但也是一個特別的時機吧?!

出生之後,依然不是很平靜,約莫是四五歲,一次意外讓我傷了手指頭;約莫幼稚園時期,我便出過兩次車禍,兩次都在家門口,只是過個馬路也能出車禍,想來覺得有點鬧,而且在國小三年級以前我有很嚴重的「喊眠」(我不知道學名是什麼,台語就叫「喊眠」),經常在半夜沒有來的哭,很淒慘的那種⋯ 哭喊著要找媽媽,如果是在家裡,同床的姊姊經常被我困擾不已,要帶我去主臥房找母親,如果是在店裡,父母親就會聽到房中的哭喊,通常只要找到媽媽後就會停止哭鬧,這件事情直到我們找到原因為止,家裡當時很不寧靜,幸好父母親平日做善事,得貴人幫助解決此關。

除了意外,我大概在中學以前就體弱多病,一個是突發性的胃痛,讓我需要緊急進醫院打針;另一個是只要我一感冒就會直接進入發燒狀態,習於忍受痛苦的我,曾有一次幾近要昏倒在路上;與生俱來的小缺陷——扁平足,讓人難以久站、站不穩、走不遠;加上耳朵的缺陷,從嬰兒時期就有嚴重的暈車情況,以至於沒辦法坐車出遠門,一坐密閉的車子就會吐,這種情況是直到高中開始搭公車上學才好轉;以及濕氣較重的我,手腳很容易長汗皰疹,曾經有一次嚴重到水泡蔓延開來,整隻手都佈滿水泡(這也讓我想起一次被咖哩燙到也是整隻手紅腫起水泡)⋯⋯ 而這些情形大部分都在高中之後漸漸好轉,不過高中之後卻開始壓力大造成其他問題,小時後依舊是多災多難。

可能因為長期「喊眠」的關係,我人生幾乎跟「睡覺」、「夢」、「記憶」、「意識」脫離不了干係,我極度嗜睡,大概到大學時期依然很嗜睡,一關燈必睡,所以經常半夢半醒著生活,有時候在上學的路上會突然走到一半才真的睡醒,部分意識還沒有真的開啟,導致這種行屍走肉的狀況;因為愛睡覺,有時候在沙發上睡著後,被家人叫去洗澡,我也會到了浴室後洗到一半才醒來,常常有種「我怎麼會在這裡?」的狀態,或是部分記憶像是抹去一般的一點都想不起來,也幾乎每天都作夢,嚴重的時候一天會做超過五個夢,不是每次都記得,但能記得五個是我曾經記得的最高紀錄,當時甚至有些微腦神經衰弱,有時候一到下午腦袋非常痛、非常暈,我幾乎可以整天在睡夢中度過,無法做任何的事情⋯⋯ 是的,這種情況我幾乎這個人生都是這樣過的,所以醒著的時間不多,非常清醒的時刻十分難得。

除此之外,也是個易被生靈靠近的體質,我不是個和我媽一樣,能看得見異世界的特殊人種,但我也時常備受侵擾(俗稱卡到陰),一種情況容易生奇怪的病,因為我通常看醫生都無法解決我的狀況,只好求助神明才會好轉,我才覺得自己是需要特殊方法救治的人,或者,我學習自己研究如何自救,大概是因為這樣長大,所以養成自己找方法解決的習慣,越長大越發現自己跟「祂們」很近,有時候我也覺得可能是自己幻想,但偶爾用我的方式「溝通」,似乎也是有成效的,而且我也會因此感到彼此的喜悅,我想這也是我為什麼想學樂器的原因,音樂或許是我的溝通媒介之一吧!

從小我也浸淫在宗教、命理的環境中,吵雜、熱鬧,加上此起彼落的語言,我雖然依舊學不好人的語言,但我總會用身體感受去意會傳達的情緒(我好像只要知道開心與不開心就好~哈哈哈),在這些神鬼宗教、民間習俗的薰陶下,我便能接受與非人類之間的關係,同時接觸命理、占星、占卜等玄學,也研究部分神秘學,從東方學說開始演進到西方理論,加上從小喜歡音樂和畫畫、大學很幸運地學習藝術領域、開始對哲學思考升起興趣,然後又因身處在科技的世代下,嘗試用科學的方法來深入探討、用程式視覺示現我的想像,對我來說,藝術、科技、哲學、玄學等等之間都是互補我對世界的理解,正因如此這些東西都太龐大了,我一個人的小腦袋根本無法承受⋯⋯

所以我的生活就是一團糟,記憶錯亂、真實與夢境難分,所以為了避免再度混亂,我才會有一個「定期備份」的習慣,至少我認為,縱使時空和神能竄改我的記憶,但在同一時空的人類不能,那我就有機會知道自己是誰、我在做什麼、現在是什麼時候、要往哪走⋯⋯ 也是為此才建立部落格做紀錄。雖然生理的生存條件很不容易,上天的眷顧讓我天生具備樂觀的想法(也有可能是因此磨出來的吧?!這樣才能有理由繼續生存下去啊!哈哈哈),以及和一顆良善的心,讓我能在生命中遇到許許多多的貴人,或者我也會稱他們——都是神,或神所安排的人!

因為我身體與空間之間的變化不多,是屬於「時間」影響比較深的人,所以經常依靠「時間點」和「契機」來評斷決策,也認為人生是有用「階段性」來做成長區分,因此我只要知道過往有很多事情不斷重複發生就會認定是種提醒,一定是搞清楚過、沒解決的事情才會不斷發生,否則不會覺得是一回事,所以我後來給自己的判定標準是,只要在生命中「重複過三次以上」的事情,我都應該要去注意:是否要自我反省?重新學習?或找其他方法解決⋯⋯ 我暫且認為那是來自上天好心的叮囑,當然也謝謝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提醒,帶領我前往下條道路、下個階段,再次認為,你們都是神派來的使者!

冥冥之中,會有一些看似沒安排過的路,讓人跟著走,走著走著回頭看就會覺得一切都是「安排」,有時候在負面情緒一來時,覺得自己是被神遺棄的人類,只要偶爾這樣回頭望,就會覺得自己仍是被神眷顧的孩子、一個很幸運的人呢!這樣想想就覺得活著還是有意義的!雖然一直以來都笨笨的活著,給自己的期許是未來的自己可以傻笨,但不要真笨就好~哈哈哈

儘管我仍繼續追尋「意義」是什麼,這旅途中時常還是會感到迷網,找不到路,但我相信生命的熱誠在於不停運作,既然如此就讓我持續對生命感動吧!先這樣吧!

活著若是奇蹟,那每一刻都值得感動

2020.05.31 決定把這篇公開,然後後記補充:
開始進入佛法修行行列後,母親才跟我提起這段往事⋯⋯ 當時被救一命的我,神明叮嚀過母親要特別小心,如果再掉一次就無法挽回,所以當時母親自發性地在心中下了「不吃牛羊肉」來保住這個還自的誓言,所以我一出生沒碰這些肉也算是個機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