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該是換魔性人格發作的時候了!魔性一陣子今晚總算是想寫下了⋯⋯ 不知道從何開始,人生如此忙碌,從未停歇,累世以來或許都沒停下來過吧!這迷亂的歸屬究竟屬於誰呢?不知道神要讓我看什麼,無論走到哪裡都覺得如同大部分的世俗人類一樣,我感受到各種無盡的貪婪、予取予求,各種善良的偽裝、裝洋的美好,也許是我的心中充滿不清淨,而顯現出來所有錯誤⋯⋯

在其中的我,因為無明的火焰開始點燃,開始貪執各種幻想的美好,種下了五顏六色的煩惱花朵,戴上最真誠的面具、喬裝自我的削弱,增長狂妄自大的我慢、然後滿溢到可以滋養整座花園⋯⋯ 在花朵們生長過程中,過度的美好不管是被實現後還是破滅後,整座花園充斥各種鮮豔、各種混亂的生機,那些花朵的蕊上都是些不乾淨的過失,我開始生起各種厭惡和瞋恨,怨恨這萬物的一切、怨恨我創造的一切,甚至詛咒這樣的生命應充滿痛苦⋯⋯ 所以我的內心,祂很痛苦!因獲得無上痛苦的詛咒,因此我會親手滅掉整座花園,殘忍地摧毀每一朵我所種下的花,和所有的一切,親手摘下、連根拔除,最後的餘燼是我證明輪迴悲劇的產物⋯⋯

請親手摘下,我無明的花朵

這樣的故事都是我在尋找幻象歸屬的過程,一幕幕的腳本幾乎沒有換過,隨著生命的豐富,讓這些故事分鏡更加精彩、更加浩大,被反噬的苦因原本不存在,但心中有魔的我執卻享受其中,在幻想的痛苦之中樂此不疲,讓我以為找到歸屬,從一開始個人無明的貪愛,再讓我見到、聽到各種失誤,受傷的我惱羞成怒,於是在瞋恨中受盡折磨,最後再讓我看盡自己各種醜陋之後,感到懺悔及慚愧,我這深根的執念才得以連根拔除⋯⋯ 每每都是換來遍體鱗傷,然後帶著殘敗的心靈再繼續下一段旅程。

該離開的時候就不必為誰停留

魔性的夜晚本可以不用睡,但因為想遺忘這悲傷的故事,於是業力讓我沒有選擇地閉上眼睛,在每晚的噩夢中同樣的劇本不斷重演,一齣齣我們相遇的各種錯誤。

今天祢是想告訴我,原來的歸屬只存在所有的二元中的交界點,那個平衡中間的奇蹟點,而我在尋找的神性與魔性不過一線之隔,或說一念之差,一個人的身上皆有兩種,如何分辨是考驗我的智慧,如何包容一切是考驗我真正的清淨,

想當然這故事還會繼續演出,直到有天累了,想跳出的時候就會學習跳出了。

謝謝祢始終沒放棄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