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這段路好像很長,雖然時間轉眼間一下很快要過完了,但為昨日認真規劃接下來修行的自己祝禱一下,順道釐清並回應世人給我的煩惱⋯⋯

一段路上聽著祢引導的聲音
才漸漸解開自己心中無謂的煩惱

這像是一個傻瓜對著空氣說話⋯⋯ 是啊~常常是這樣的,一直是那個傻傻的自己在對話,我想本來就有一個充滿神性、毫無畏懼、沒有任何缺失的自己吧,曾經誤以為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有個我講著人話、有的講著鬼話、有的不知在呢喃吟唱什麼、有的害怕一切人事物、有的開心地自己玩起來、有的撕裂地哭著、有的炸裂到想毀滅地球、有的呆呆地站在那裡、有的果斷地做出行動、有的靜默、有的無法言語、有的在剎那間說出不思議語、有的瘋癲地鬧著世界、有的還演到騙過自己出不了戲、有的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我」到底是誰?

傳說中造成故事痛苦的是那個稱作「我執」的東西,它是誰呢?為什麼它可以製造快樂也能製造痛苦?那真正的我又是誰呢?「我執」又是我的誰嗎?⋯⋯ 相信不管選擇何種靈性道路,都會去探討類似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一層層剝開時,人類會有各種情緒出現,當“好像明白什麼”的知識增長總讓我們喜悅,這當中又分為“認識自己的特質”時不管是表面上看的優劣,因為“理解為什麼”所以會讓我們“內心得到確認、認同”而開心,也會為自己的不足和過去經歷的失敗釋懷,只是各種方法及各種在智慧程度階段的我們理解的有限,才會產生不同見解和解釋,無論使用何種方法、何種宗教形式,也都是在階段性地用“人類的語言”在為這一切做解釋,而人類語言中進而分為不同國家、不同文化、不同派系產生各種“專有名詞”去解套這些現象,因為語言總是解釋不了,所以有人用唱的、有人用演奏的、有人用各種外在形式表現,但無論何種顯相,再如此盡力演說,對於有分別心的人眼中就是會有邪見、會有所分別,想想我也是呢,跟普通人一樣這點清淨觀還是經常被打亂而惱羞~

究竟我們為何而說?

依據凡人的智慧,話總是說不清,所以還是安靜一些得好,不過再往底層想⋯⋯ 為什麼一定要解釋?一定要向別人說呢?往往是為了得到自我價值的認同,顯示自己還讀過點書⋯⋯ 往往是要證明自己的觀念沒有堅守錯誤,理念很政治正確⋯⋯ 往往是要確認自己是走在對的路上,認為自己很聰明沒有被這些迷障給騙⋯⋯ 都是為了表現自己是最獨一無二的個體,表現自己最特別的上天待遇,表現自己最“殊勝”的修行理念呀~

說話前先把「自己」拿掉

因為我們「我執」至深,所以才無法有效地傳達真正的訊息,也許我們真正的心裡也不是想要如此想的,但妄念總是牽引我們往偏門的地方想,這二元的分別念就現起,業風也開始吹起,我也經常落入這樣的圈套,看著內心不斷起反應的自己,幾近欣賞了一部曠世大劇⋯⋯ 狀態良好時,有所覺知還能夠用來尋找煩惱根源,作為修行道用;狀態低弱時,就是被這業風吹著走,不是徒增煩惱就是製造更多痛苦,有趣的是,我們還以為自己所想是正確的,實際上在沒開展真實智慧前,所思所想都被這團業力牽引著,寫這篇文章的我不知道也富含多少個人業的比例?

因為我無明,所以我也不知道,但看文章的人若比我有明就能讀到“神性的他”要傳達給“傻瓜的他”有意義的訊息,若比我更無明就無法收到自己神性的訊息,反而是思路上的一堆迷障和肉眼自備的有色濾鏡收到的一堆垃圾訊息,曾經聽過開示提過一些概念「我們收到什麼訊息都源自我們的福德」、「我們事實上沒有什麼選擇,這些選擇也都來自過去的善業和惡業所製造的選擇」,那些看似有選擇的是在我們人生瞎攪和的故事,傳說中的“人生十字路口”,曾經在小時候聽過「我們沒有選擇,這個當下只能選擇善惡」,如同航海指南一樣,差一步也可能差很多,用玩遊戲來解釋,雖然看起來有 ABCDEF… 各種選擇,但事實上跟程式一樣只計算了“++”跟“–”的運算,只是「法」的運算邏輯十分複雜,人類難以解讀,真正理解法的邏輯也只有成佛的人吧!

我們的人生
都是自己一手造成

這便是「因果法則」中很深的道理,但基於我們沒智慧福德,我們永遠只能理解那冰山一角粗糙的概念,然後用這個概念做很多謬誤的解釋,依社會分層來看,較為無知、生命辛苦的人經常粗淺理解,就會責怪這因果法則的不公,因而厭惡此說法、不信因果;開始思考的人就會利用種善因讓自己生命更美好,雖然選擇避開,但卻沒有理解痛苦的真諦;善思理解者一旦發現這裡面的巧妙邏輯,會用來增加自己的生活資糧,過得漂亮,甚至表彰在商業價值上;而進一步懂得更深之人,更加將此做出更廣大的影響,可能遍佈非常多的人類⋯⋯ 然而無論想要的是什麼,把因果法則拿來壯大個人我執用就是傻了,實際上沒證悟前都沒人能真正明白,這樣做都可能會造善業,但心中的不實也可能再造惡業,有沒有用錯真的會知道嗎?有可能也只是在這輪迴中繼續輪轉,有勇氣以身試法的話就試試看吧!惡業不隨喜,我也只能隨喜你的勇氣啦~

正因為智慧福德的關係,人們在溝通上經常產生錯誤,這確實比寫程式還難!寫程式只要面對自己的愚笨就好,因為不能很實在地怪在機器上,頂多只能嘴嘴發明程式的人有毛病,但為了混口飯吃還是乖乖閉嘴承認自己笨去寫完它⋯⋯ 然而兩個人的溝通建立在各種可能,包含兩個人各自的智慧、各自的福德、各自所處的文化、各自願意相信的系統以及兩人之間的因緣,有沒有那個法緣可以溝通、聽懂彼此的話語,有沒有那個善緣願意接受等等,絕對還有很多我不清楚的條件和細微的因果關係。

沒福德更要學習行動
沒智慧更要學習思維

所以不管怎樣還是多去思維,就算是錯的也沒關係,只有想要前進有所行動才有智慧真正開展的機會!這是凡人學法的基本方法,接下來舉個以身試法的體驗,用一個我個人宇宙經驗來說,當我看一個人在解釋他的修行見地時,跟我有善緣我就會覺得認同,並且從中學到很好的想法用在自己的道上;跟我有惡緣的人,我怎麼聽都不順耳,總是產生邪見;沒福德的我只聽到不舒服的部分,聽不見智慧的聲音;有福德的我聽到絕對都是當頭棒喝地敲醒我的腦袋,讓我看到新世界;沒智慧的我總用傲慢看待別人的見地時,我只能聽到一堆垃圾或是覺得無關緊要、小兒科般的事情;有智慧的我聽到的每句話語、每個聲響都是法語呀⋯⋯ 事實上凡庸未證悟的我們沒辦法聽到的每個聲響都是認為美妙的法語,而且“認為”也不代表“真的”,凡庸的我們多半還是參雜自我感覺良好的幻想,身體和心理上明明會起各種煩惱和反應,這有趣的現象就別騙自己了!

把此例挪用在世間任何情節上也是如此,依據個人因緣能聽聞到的、能學習到的都不盡相同,曾經有位伯伯告訴我「世上這麼多書我們不可能全部讀完,我們只要讀我們『需要』的就好。」是啊~我們想學得多,可是真正需要並能派上用場的知識也就暫時的今生或狀況用得到,然而究竟智慧才是累世這長的旅途所需要的,因為我們沒有誰能夠看到別人的整趟旅程,也無法判別現在的我們是走的好與不好、快與不快⋯⋯ 沒有人能夠評斷,也沒有人類能夠鑑定這無始以來的分數是高還是低⋯⋯

修行這條路上只要誠然面對自己就好

因為有肉身在這世上行走的關係,我們還是希望得到他人認同,得到他人讚許,所以經常不小心“演”給別人看,而迷失真正的自心,要面對真實的自己其實非常非常難唷!我想這路上真正能鑑定自己修行只有兩樣東西,一個是已經證悟的成就者、諸佛菩薩和金剛上師,另一個就是能夠為你彰顯萬象的萬法了~相信最後證悟的祢也會是最有資格鑑定整趟旅途的完全在場見證者!

有時候看看這安排,都是自己造就的也是非常不可思議,經常覺得自己是被全世界蒙在鼓裡的人,這巧妙安排看來是喜歡神秘學的神性,愛用密碼學和藏寶藏的方式來讓傻瓜的我一一解鎖吧!然而這傻瓜般的道路,縱是沒人相信我還是會繼續走、縱使道上的人走的理念不同我還是會走在自己認定的路上,因為內心深處知道這是完全可信之事,雖然麻瓜看不到聽不見什麼,內心深處的信念卻如此堅信著!不管這個福德是不是真的,也只能最後才能鑑定,只希望我這一路真的不會退失那傻瓜的信心,這樣才能玩到最後見真章!雖然討厭跟人類解釋,但若有人問起,我還是願意不厭其煩、被傷害著也與你們宣說,直到再與你們宣說時,願我已不再起反應及有任何受傷的感受了⋯⋯

祝福接下來的旅途能夠完滿達成那個我說不清是誰的心願,願神佛為我鑑定這個發願的力量吧!希望這不會讓神佛等個四十年,希望別讓祢們等太久⋯⋯

請讓我繼續當個傻瓜
自在孤獨地修行著吧


然後最近跟道友們交流音樂,這張專輯看了很久始終沒買,卻偶然讓道友分享給我,在這時機下、因緣下發生的,或許是很好的緣起,我想每一則故事都是圓滿而有意義的,不過都是我們的前行罷了!



本該安靜地獨自行走,至少清淨、快速且好走,但是不耐寂寞的話,我們製造的痛苦,我們就要受,花點時間而已,福德夠才耗得起,不過真正福德夠厚才不浪費時間在這裡,此刻該是靜默好好修行的時候了。

如幻如夢的人生,像極了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