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業風如何吹響
守著正法的念頭要不斷串習
死亡時的那一念極為重要

因果讓我們在輪迴裡作用
越凌亂的業越引起整個風暴
用柔軟的心不與強烈反應
那不斷來回反彈滾動的業自然停下
只有靜止才有機會見到光明
只有維持不亂的念才能抵達彼岸

在世俗中與業風舞動
在勝義中不失正法之心
這場夢靨才能徹底甦醒

寫著寫著的我
總覺得依舊是迷夢
迷亂的人寫下的文字本就是一場空
已無所惑的覺者,究竟是什麼模樣呢?

(不知為何要寫下這段文字,反正現在補上了)